$r[title]
当前位置 >> 志愿人物 >> 正文

冯卓怡

发稿时间:2015-04-29 15:14:00
来源:

冯卓怡

冯卓怡资料图

眼前这个1988年出生的女孩,戴大框眼镜、穿格子衬衣、背卡通熊猫书包、讲话有点广东腔,却喜欢跟别人介绍自己是“新疆媳妇”。她是广东女孩冯卓怡,新疆的朋友们都叫她“卓玛古丽”。

作为广东省首批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志愿者,冯卓怡2011年从广州来到喀什,从此与新疆结下不解之缘。

新疆:趁着年轻,多做“傻事”和新疆结缘,始于2011年。那时冯卓怡23岁,刚刚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毕业。拿到保送本校研究生资格的她,了解到“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”,带着热血,响应号召“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”。

“家人希望我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可我当时想,我还年轻,能折腾,即使此行一无所获还可以从头开始。”面对众人的不理解,冯卓怡只在QQ空间里留下了一句“趁着年轻,多做傻事”。

做足了吃苦的打算,历时近一周,冯卓怡和志愿者小伙伴们辗转从广州经郑州、乌鲁木齐,最终来到南疆喀什。

冯卓怡把自己定义为“一个不典型的广东人”:个子高、爱吃肉、口味重。“没想到我来了新疆觉得特别适应,这儿四季分明,当地人淳朴善良,羊肉也好吃,最重要的是气候干燥不长痘痘!”冯卓怡说。

乐观的冯卓怡回忆起在喀什的日子满是快乐。可好朋友卡拉买提却知道这个“女汉子”背后的小脆弱。“我们一路坐火车硬座来到喀什,落脚后住在一个没有电、没有水的宿舍里。从广州到喀什,每个人的心理落差都有十万八千里。那是我第一次看见她掉眼泪。”卡拉买提说,“但是她适应能力很强,沉得住气,从来不抱怨,很快就进入了志愿者的工作状态。”

冯卓怡说:“脚踩在喀什的土地上才发现她的美。第一次看见高台民居,发现里面蕴含着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。从那时起,我学会少说话,多观察。”

留新疆:干点事情回报新疆

来新疆之前,冯卓怡一直认为“新疆需要我”,却没有想到新疆带给她的感动更多。“服务不是单方面的,服务西部的同时,西部也教会我们很多。从另一个侧面看,西部不正‘服务’着我们的人生,让我们的生命变得更加丰盈吗?”她说。

为了让自己更快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,冯卓怡喜欢跟当地维吾尔族朋友逛巴扎。符合胃口的民族小吃最先俘获了她的“芳心”,她常跟朋友卡拉买提去当地维吾尔族人开的店里吃东西,跟他们学维语。

“她发自内心地想要了解和接触少数民族的风俗文化,也喜欢跟当地的维吾尔族交朋友。现在她可以用地道的维吾尔语跟老板交流点餐了。”卡拉买提说,当地的维吾尔族朋友给她取了一个响亮的新疆名字“卓玛古丽”。

和冯卓怡共事的同事邵华说:“冯卓怡热爱生活,她用相机把喀什拍得很美。在她的QQ空间,有很多关于新疆的照片和文字,她通过自己所见所闻给外地的朋友讲真实的新疆。”

志愿服务期结束后,是去是留?冯卓怡的心里早已有了答案。“我在这里结识很多朋友。我想留下来做点事情,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价值。”她说。

跟家人沟通后,冯卓怡决定留在新疆。她告诉爸妈“如果我能解决个人问题,你们就放心,我就不回去了”。“我的择偶标准是,找一个军人,家是新疆的,这样即使他转业了我们也不离开新疆。”冯卓怡说。冯卓怡很快结识了现在的丈夫周南,一位喀什军人,实现了成为“新疆媳妇”的梦想。

2013年,志愿服务期结束时,冯卓怡为了留在新疆,以综合成绩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乌鲁木齐公务员。离开喀什,冯卓怡很舍不得。

返南疆:不是每朵花都要长成玫瑰才漂亮

来到乌鲁木齐,工作环境和待遇要比在南疆喀什好很多。但是,由于接连发生的暴恐案件,冯卓怡的亲戚朋友不止一次劝说让她离开。

冯卓怡淡定之余还是有些沮丧:“我平时给大家介绍新疆的各种美,各种好,一旦出了恶性事件,就让我觉得前面的证明宣传都白费口舌了。”

于是,她向组织递交了申请重返喀什工作的志愿书。冯卓怡告诉记者:“我所做的就是想打破外界对新疆固化的印象,可只是说说也觉得苍白,于是我决定申请回到南疆喀什去,用实际行动来证明我所说的。”

很多人对她做出重返南疆喀什的决定不理解,但冯卓怡认为,她的决定和千千万万青年的选择一样普通。“有人选择在东部发达城市打拼,有人选择在西部边疆奉献,这都是实现自己价值的渠道。不是每朵花都要长成玫瑰才漂亮嘛。”

冯卓怡说,新疆是一个有前景的大舞台,她不仅要见证新疆的发展,也希望通过自己的力量参与新疆的发展。

联系

我们

更多>>

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全国组委会秘书处

电子邮箱:zyzxmds@126.com

  • 微博:

  • 微信: